有口難言

今天一早,他就跑來我的診所等待。
兩天前,他心煩氣躁的來看診,說他癢得快不能專心工作了。


檢視他的皮膚變化:許多細碎的小紅點散佈在手腿四肢、及身軀,只有臉皮是好的。猶有甚者,許多更明顯的紅色顆粒夾雜在陰囊及肚臍周圍。這是典型的疥瘡。

雖然說疥瘡一視同仁,只要有機會,不管是達官貴人還是乞丐,都可藉由接觸而感染。可是,眼前這個文質彬彬的年輕人,是由哪兒感染來的呢?

〝一個月前,我和同事到美國出差。是好奇也是無聊,在旅館裡找人來按摩。〞他回想起來。

〝很有可能是這樣得來的。〞十幾年前,啟明學校就在台北長庚醫院附近。起先只是幾個盲生由老師帶來看病,一看就是疥瘡。這些盲生都是以手搭背的走路,身體 互相接觸的機會非常高。我警覺到極有可能大範圍感染,就和學校老師商量後,我親自到啟明學校義診,檢視全校師生。後來是全校集體滅疥,才消弭了乒乓感染的 危機。
疥瘡是一種因寄生蟲感染到皮內,引發搔癢的皮膚病。疥蟲是小到肉眼看不出來,只能以顯微鏡才可觀察到的寄生蟲。感染途徑就是皮膚接觸所致。皮膚上的變化多 形多樣,除了發生在嫩皮處的〝疥瘡瘤〞以外,幾乎沒有特殊的變化。搔癢的程度也是因人而異,常常眼睛看到的只是抓得破皮流血的變化而已。因而我常常遇到已 經癢了半年以上,卻從未得到正確診斷的倒楣病人。診斷的原則就是要將疥瘡的診斷時時記在心中。所以在軍隊裡、監獄內、或宿舍中極為常見。現在更增加了一個 新處所,就是安養院。過去,我在林口長庚醫院看門診時,幾乎由安養院送來就醫的搔癢症病患中,十個裡有八個是疥瘡。

今 天,他著急的跑來,並不是兩天前給他的藥沒效,而是效果太好了。他只擦了兩天的滅疥藥水,就幾乎都不癢了。因為由療效應證了診斷的準確性,逼使他不得不提 前來找我,因為:〝一週前,我和女朋友一起到中國大陸旅遊四天。當時就有一點癢了,但還能忍受。所以說,我極有可能在數天前就已把疥瘡感染給她了?〞

〝沒錯,潛伏期是二到四週。如果她還未出現症狀就治療的話,事情會比較簡單。〞

〝天啊!我怎能告訴她:我被人馬殺雞的事?其實,我很清白的,那只是按摩而已啊!〞

〝你告訴她到中國大陸旅遊時,很容易感染皮膚病。所以,是我建議你們一回來就抹藥水消毒,這是最安全的方法。〞善意的欺騙,有時是解決事情的好方法。 我說:〝帶她來治療,以免乒乓傳染後,你又會開始癢起來。我說話很有技巧的,可以幫忙你。〞

哪知,他仍是愁眉苦臉的說:〝瞞不過她的,她可是聰明的很!哎!我該怎麼對她說呢?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