治療原則

那天有位男病人看過診後,對我說:「我太太要我向你道謝。」我抬頭看他,不知所云何事?
「你可能不記得她了,她是你多年前在公保聯合門診的病人。

她 的手指頭從小就長了許多疣,小時候被帶去醫院做過電燒。那種痛徹入骨的感覺,讓她從此不敢在家人面前張開手掌,唯恐又被抓去接受酷刑。成年後,她怕這些病 毒造成的疣會傳染給家人,特別是抵抗力差的小孩,就咬緊牙關到公保找你看病。沒想到,你竟然只是要她帶了一瓶「治疣液」回家自己點藥。你告訴她:『只要使 用方法正確,不管多麼久的疣都可以痊癒。』初始,她半信半疑,不相信這種不癢不痛的方法能醫好疾病。哪知一瓶藥水都還沒有用完,多年的宿疾就完全消失掉 了!你可以想見她有多感激你。從此只要誰有皮膚病,她就一定要那人找你看病!」

這種好發在手腳處的「疣」就是台語所說的「魚鱗疥」,有的人以為是被魚鱗刺傷而增生的肉塊,有的人以為是「雞眼」,其實這是因濾過性病毒感染所導致的皮膚 病變。外觀看起來確實像雞眼,硬硬的、圓圓的卡在皮肉裡。摳掉了又長出來,不勝其擾。如果注意看,很容易和雞眼區分開來。「雞眼」會發生在摩擦區,雖然硬 硬鼓鼓的,卻可見清楚的皮膚紋路。而「疣」的表面粗糙不平,有時還會出現黑色的小出血點,皮膚紋路一走到此處就中斷了。
對於手腳疣的處理,多年前是用電燒,現在大多是用液態氮冷凍治療,若是很頑固的疣就用雷射破壞。病毒是個頑強的敵人,只要留下一個活口,它就會快速繁衍。

當執行電燒或雷射時,以肉眼實在很難在血肉模糊中辨識是否已經剷除乾淨。為了徹底毀滅這個「疣」,周邊的正常組織只得連帶遭殃。通常的情況是:疣確實被剷 除了,皮肉也少了一大塊,萬一傷口照顧不周而潰爛發炎,絕非少見。過去,就有一名女性病患的右側食指曾在他處接受電燒除疣,以致發炎潰爛而轉至醫院住院治 療。後來因為程度太過嚴重,不得不接受截肢的命運。
液態氮冷凍治療說穿了就是以極冷(攝氏零下196度)凍傷皮表組織及疣病毒。這是盲目療法,醫師大多無法由外觀辨識疣的深度,以致於過猶不及。常見的情況 是治療數週後,不是又冒出更多的疣,就是留下明顯的肥厚性疤痕,很少看到船過水無痕的完美產品。它的另一個問題就是疼痛,因為治療只是數秒鐘的時間,無須 麻醉。治療當時會痛,治療後仍會痛個一、兩天。成年人大都能忍則忍,可是對小孩來說常是無法忍受的痛!
疣會傳染,確實是需要認真的醫治。但是疣的治療方法與疣長在哪裡有很密切的關係。長在頭臉部,用電燒、用雷射的效果都很好。長在手臂、腿上的用什麼方法都 沒關係。唯獨疣長在手腳時,我都堅持用「治疣液」治療。這是一種溫和的角質溶解性藥水,雖不適用臉部,但對四肢的疣病變是很好的選擇。病患帶回家後,依照 醫師指導自行使用。塗過藥水的病變處只是皮表變白軟化,而後角質會一層層慢慢地剝離,疣病毒也跟著被帶離皮表。既不痛又方便(一天才早晚各點一次),快則 兩週,慢則兩個月即可根除。我看到太多在手腳掌經過冷凍的、電燒的、雷射的又復發的疣,因為這些處置常常無法消滅最深處的疣病毒。也看到更多經過這些方法 治療後的潰爛,令我觸目心驚。因為手腳容易碰水、接觸物件而感染發炎及潰爛。但迫使我寫這篇文章的是小孩的哀嚎聲。
許多父母帶孩子來看病時,總說:「用冷凍的、用電燒的、用雷射的,要不就用割的好了。用越快醫好的方法就行了!」醫師因應父母的要求,以噴槍噴出或是用棉 花棒沾點冒煙的液態氮,往病灶處點一下,數秒內就完成醫療。只要病人願意忍點痛,醫師何樂而不為?可是有人考慮到小小孩的感受嗎?我喜愛孩子的天真快樂, 我最受不了孩子痛苦的哭聲。既然有「治疣液」這種便宜、安全、有效又人道的方法,為什麼要求快或圖省事地把孩子送上手術台,接受液態氮、電燒或雷射處理 呢?搞得大人叫罵、小孩哭嚎求饒,留下一輩子痛苦的回憶?
數年前,我還在醫院工作時,我曾見到一個四歲男孩趴在治療室的地上,雙手像章魚般緊緊的抓著椅子腳,不肯讓人抱回治療台上。他的手指長了多處的疣,才剛用 液態氮點了第一個疣,就嚇得他掙脫眾人的壓制,死也不肯讓人再點第二個。他同時涕泗縱橫的哀嚎著:「求求你們放過我,我以後會乖乖的,不再惹你們生氣 了…。」

我相信這種恐怖的夢魘將會隨著他長大。是不是得等到二十年後,他才有機會選擇醫師、選擇治療的方法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