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個住院病人

她說:〝我找你看病已經這麼多年了,我發現我一直老下去,而你卻一點都沒有變!〞
我笑咪咪的向她道謝,謝謝她日行一善的稱讚我。暗地裡回問自己:〝怎麼會沒有變?〞

我早已變得圓滑老練、世故成熟。早已不是當年那個急得心臟怦怦跳,嚇得面紅耳赤的女孩啦!
民國七十一年七月,我進入長庚醫院皮膚科當第一年的住院醫師。我記得開始工作的第一個週末,就輪到我值班。當時科裡的醫師們全部都到宜蘭的七星山義診,只留下最資淺的我留守急診。

我著急的問他們:〝可是我什麼皮膚病都看不懂啊!萬一有人來急診掛號看病,怎麼辦?〞
大家安慰我:〝別怕,別怕,皮膚病不死人的,看不懂的話,就把病人留在急診室,不要讓他們回家!〞
她就是我的第一個住院病人。她那天晚上來看病時,整個右手臂呈現不規則狀的紅腫斑塊,又痛又漲。她問我:〝這是什麼病?怎麼辦?〞
我傻了眼,張口結舌,不知如何作答。才當了幾天的皮膚科醫師,不能說大字不識幾個,可是確實連皮毛都還不懂幾根。
幸好她提醒了我:〝會不會是發炎啊?以前好像住院打消炎針以後,就會好了!〞就這樣,我逢凶化吉的安然渡過第一次的值班週末。
沒錯,這是蜂窩性組織炎。只要有小傷口,細菌就會沿著過去的路徑進入皮下組織作祟,造成紅腫熱痛。
許多民眾因黴菌感染了足癬(即俗稱的香港腳),造成腳底及趾縫的脫皮裂損。皮膚有縫隙時,極易讓細菌乘虛而入,在小腿處發生紅腫熱痛的蜂窩性組織炎。香港腳不醫好,蜂窩性組織炎就容易再發。
和別人不同的,她是個裁縫師,因為工作的關係,她的手指經常受傷。所以她的蜂窩性組織炎是在手臂發作,這是極少見的病例。十幾年來,她還是偶爾會再次發 作,只要警覺性高,在發炎初期趕快吃抗生素就沒事了。經由她的病史,我深切體會到疾病與工作的關係,也特別尊重病患對疾病的敏銳性。
病人是醫師最好的老師,我很感謝那些再次回診的病患,因為如此一來,我才知道上一次的診斷及用藥對不對。當經驗累積多了,我就可以輕而易舉的為病患選擇最 適合的藥物,同時預估症狀改善的時間。我更感謝那些治療後沒有改善,卻還願意回來看診的病患。這樣,我才得以再度審視自己原先的診斷,同時可以重新修正治 療的方式。
這真是天大的恩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