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春的迷思

許多年輕人找我醫治〝青春痘〞。坦白說,我覺得最容易醫好的皮膚病就是青春痘。可是,挫折感最大的也是青春痘,我相信許多醫師與病患都有相同的困擾。而形成這些困擾的主要原因:在於似是而非、行之有年的錯誤觀念。

年輕的皮膚常是整個臉都油膩膩的,滴下來的油都快要可以煎蛋了。我告訴這些年輕人:〝你要多洗臉、不要再擦保養品了!〞

可是,我得到的回答大都是:〝皮膚有保護膜啊!洗掉了怎麼辦?不是說一天只能洗兩次而已嗎?〞——這層所謂的保護膜就是混合了報廢掉的角質層細胞、皮脂腺分泌的油垢、汗腺排除的汗液及空氣中的灰塵,這些彌足珍貴嗎?對於有痘痘又容易分泌油脂的人來說,一天洗十二次都不夠!

或是說:〝如果不擦保養品,不是很快就會長皺紋了嗎?〞——我沒見過從年輕開始擦保養品以後,老了也沒皺紋的人。對於保養品的要求應是塗了以後,可以填補皺紋的裂縫,讓紋路看起來沒那麼明顯罷了!可是保養品阻塞毛孔是不爭的事實,更不用說化妝品的影響了。

或是說:〝你說長了痘痘就不能擦保養品,又說想要皮膚美麗就要防曬。可是防曬霜算是保養品啊!魚與熊掌不可兼得,我到底是要皮膚白皙有痘痘,還是要皮膚烏 黑沒有痘痘?〞——其實,你可以撐傘、戴帽子、或是安全帽再加口罩,這些都是正確有效的防曬方法。不是臉上擦了防曬霜,就稱為有在做防曬。更何況只塗上防 曬隔離霜,並不等於有了金鐘罩,能百害不侵的!

病患對於藥物的觀念,也常讓我有秀才遇到兵的無奈。明明給的是口服低劑量的紅黴素或四環素,根本和荷爾蒙扯不上關係,女孩們就要把月經週期的延遲,怪罪到 藥物上。醫治嚴重的青春痘時,口服藥物的療程常得超過兩個月。可是當藥還吃不到兩週時,病患也許無所謂,反倒是病人的媽媽說話了:
〝藥吃了那麼久,會不會傷肝、傷腎啊?〞——你們怎麼不想想:當孩子留下像蚯蚓般的肥厚性疤痕、或月球表面樣的凹洞時,傷不傷心呢?更何況正規療法用在正常人身上,本來就是正確用藥。為什麼要浪費時間擔憂呢?

沒時間等待,也是這些年輕人的通病。治療兩週後,痘痘一平下來,他們就開始問:〝痘痘的疤痕什麼時候會消?〞——當你用力的擠第一下時,此處就注定要留下黑印子三個月。一聽我說出預估的時間時,每個人都差點昏厥過去。

〝有沒有最快除疤的方法?〞——如果有最快的方法,我不會等病人問了才說。

〝廣告上的除疤液可以買來擦嗎?看起來很有效呢!〞——不擦的話,要等三個月才好;擦了以後,可能要等六個月或是更久,甚至更糟!

當病患看過病以後,我怕他們記不得我剛說過的話,就印製了青春痘的衛教手冊,送給他們帶回家參考。當他們下次回診時,我會問:〝你看得懂衛教手冊嗎?有沒有照著正確的方法做?〞我怕他們看過後不了解,藉著回診時,我可以再度澄清觀念。

很可惜的,我得到的回答常是:〝沒看耶!不知丟到哪裡去了!〞——他辜負了我的認真,我也很想把這個病人踢出去!

或是:〝還沒有看完呢!〞——天啊!區區六頁紙,看了一個禮拜還沒看完?

要不就說:〝可是你說的都和我以前去做臉的美容沙龍講的不一樣,到底誰對啊?〞甚至:〝可是我聽人家說,應該是…〞——如果別人說得都對,而你也都照著做了,那麼你怎麼會有這麼多數說不清、又延續這麼久的皮膚問題待解決呢?

我很同情這些愛美又不得法的患者,尤其看到他們過去處置不當所留下的後遺症,都令我心痛萬分。可是每每我費盡心力教育他們時,那種不願按部就班、只想走捷徑的僥倖心態,也常令我擔憂不已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