做點不一樣的事

做點不一樣的事〞,是我從童話故事中得到的啟示。有一隻豬不甘心只是每天吃飯睡覺或是在泥巴裡打滾,它決心做點不一樣的事。它想和猴子一樣的在樹上盪鞦 韆、想和小鳥一樣的在天空飛翔,也想和魚兒一樣的在水中游泳。可是,它卻從樹上跌下來,從屋頂上摔出去,甚至差點在水中嗆死。大家都對它說:〝豬就是豬 嘛!幹嘛給自己惹麻煩?〞

後來它把自己捆綁好,就可以自由自在的和小猴們一起吊在樹上遊盪;它學做滑翔翼,就可以和小鳥們一起在空中翱翔;它準備好潛水設備,就可以和小魚們一起探究海底的祕密。

我也想做點不一樣的事。所以在一級教學醫院工作十六年之後,我決心出走。就像是一隻在富裕家庭中被豢養長大的肥貓,走出大門,想和路邊的野貓們一起過著自由自在的日子。我可能會嚐到過去未曾聞過的美味;也可能很競爭、會吃不飽;甚至可能一不小心就被急駛而來的車子撞死!

為什麼要出走?在教學醫院中,藥品的種類控制在採購課手中,進藥的原則是以利潤為優先,所以我無法自由的開立我認為最適合的藥物給病患。良醫沒有良藥,猶 如好軍人沒有好武器,怎能對抗疾病?過去在多人組成的皮膚科裡,醫療觀念、治病能力差異太大,我無法對病患說:〝隔壁醫師對你的診斷及治療都錯了〞的實 話。甚至在醫院的牆壁掛上我的衛教文章,想要提升民眾醫療水準時,都被同仁們譏評為〝你的病人最多,就是因為你最會做廣告!〞這幾年來,我覺得好像深陷泥 沼中,被壓迫得快不能呼吸了。

現在,我終於逃脫出來了。我要做點不一樣的事:我想要以專業的能力,用健保的收費醫治病患;我合理限制病患就診人數,以維持醫療品質;我選擇藥品時,以療 效為優先考量而非利潤的多寡;我公開藥品處方,讓民眾有知的權力;我定期對民眾演說,強化民眾醫療教育;我繼續寫文章,為生命做記錄。

可是,我很清楚光憑理想做事,很快就會敗下陣來。所以我事先預估維持診所需要的成本底線,再決定看診的次數。既然開業的目的不在賺大錢,所以一天看一次門 診就能維持開銷。可是,想在半天的時間裡看一百個病人,靠人力是做不來的。在仔細評估以後,我利用醫療電腦來配合我的理想。在診所正式運作之後,我更深切 體會到電腦程式設計之優劣及維修人員能力之專精,實在是診所成敗之關鍵。

和一般診所不同的,我要求設計師規劃寬敞的候診空間。候診區除了讓病患候診外,當我做教育演講時,即可轉化為供四十人使用的演講廳。我還準備了升降自如的 銀幕,配合電腦及投影機使用。在診所的牆壁上,我也規劃了大型的衛教看板,可以張貼各種醫療資訊。〝醫師至尊〞的愚民時代已過去了,想要有更融洽的醫病關 係,應從民眾醫療教育著手。

當我決心做點不一樣的事時,我就盡其所能的準備好我自己,同時披荊斬棘的向前行。能讓理想融入現實,豈不是人生快事一樁!